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武装银龙师团
武装银龙师团

武装银龙师团

随着最后一声淒厉的惨叫,艾奇雅斩去了最后一个守卫的头颅,当狂妄狞笑的男子率领银龙师团的行动小队闯入城堡主人的卧室,珊可丝夫人被粗暴的从床上揪下来的时候,她根本无法相信自己面对的暴徒竟然是帝国名声赫赫的武装银龙师团。

  直到她和全家一起被带到了城堡地下的刑室中,被铁链给反绑在了湿潮的石壁之上,她才确信自己不是在噩梦之中。

  一个母亲与四个孩子,血统高贵的一家人无助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那男子那淫邪的眼神正在缓缓的扫过珊可丝夫人完美的肢体,丰满而结实的酥胸、纤细的蜂腰、和圆润性感的肥白雪肉臀。

  在母亲的身边,是十五岁的可爱男孩强纳,作为这片领地未来的统治者,他尽量让自己的脸上流露坚强的神色。

  而他十五岁的妹妹雪伦则吓坏了,她那像母亲一样的红发,小巧可爱的胸部将睡衣撑出美妙的曲线,形状姣好的屁股和苗条而平滑的大腿都在颤抖着。
  至於十九岁的玲妮和十六岁的仙蒂因为年纪太小,更多的只是在疑惑的眼着前发生的一切。

  统帅无情女杀手们的男子缓缓走到珊可丝夫人的身前。

  「拜托,你可以拿走任何想要的东西,但求你不要伤害我们。让我的孩子们离开吧。」

  珊可丝夫人不住的向男人恳求道。

 登陆为现场素体临时主人的男子操纵着一个银龙女战士将珊可丝夫人从墙上
  放下,夫人被粗暴的推到男子的身前,作为队长的艾奇雅熟练的解开了主人的外裤,将那条早已膨胀到充血的巨大鸡巴从恶臭的内裤中释放了出来。

  驾驭着珊可丝的素体淫奴用力拉拽着母狗的红发,强迫她去吸吮主人宝贵的肉棒。

  「不要……最起码别在这里,不要让孩子们看到这些!拜托了!」

  珊可丝夫人一面逃避着令人作呕的肮脏肉棒一面恳求道,泪水盈满了她的眼眶。

  艾奇雅立刻赏了珊可丝夫人一记响亮的耳光。

  「马上开始服侍主人,要是你舔鸡巴的技术不能让主人满意,我会立刻宰了这些小狗哦,尊贵的夫人!」

  艾奇雅残暴的斥呵着,冰冷的宝剑对准了四个被绑着的孩子。

  无奈的哭泣着,即使在先夫生前都没有尝试过口交的珊可丝夫人伸出双手,抓住了男人的坚硬鸡巴。

  在她双手柔腻的触碰下,黏湿腥臭的棒身更加的挺立了起来,甚至伸展至九吋的惊人尺寸。

  在艾奇雅的连声催促之下,被鸡巴浓郁臭气熏的几乎要呕出来的珊可丝夫人终於将丰润的红唇张了开来,一口含住了男人沾满肮脏分泌物的龟头,那柔软的嘴唇亦同时裹住肉棒两侧,还未等她因那沖鼻的臭味作呕欲吐,艾奇雅已经抓住她的头发,猛地将那张美丽的面孔推到了男人茂密的阴毛中,强迫她把肉棒吞入喉咙、直至食道的深处。

  「好好用你的舌头侍奉,下贱的母狗!要是敢吐出主人的鸡巴,你儿子的鸡鸡就会被切下来哦。」

  看着珊可丝夫人眼泪与鼻涕横流,几乎就要窒息的惨相,艾奇雅仍在发出着严酷的命令。

  连大脑都被鸡巴的恶臭熏熬着,为了儿子的生命强忍着的珊可丝夫人开始用温湿的香舌,仔细地绕着肉棒慢慢舔濡。

  两个已经脱下盔甲,只穿着露出奶子和淫穴强化皮膜的银龙素体来到了男子的身旁,一边用乳房摩擦着主人的身体,一边用小手轻推着他的臀部,让那燃烧的肉胫在珊可丝夫人的嘴中抽插,牵扯出无数肮脏的汁液。

  男子满足的感受着肉棒的脉动,愉悦的征服感忽地升上了高潮,一不小心,那大股滚烫的精液便爆射入了珊可丝夫人的食道深处。

  从马眼里喷涌而出的海量精液,几乎令珊可丝夫人窒息昏厥,虽然有不少白浆从鼻孔中溢出,但她还是努力地吞下了绝大部分的精液。

  男子舒爽的喷射着,直到最后一股精液从阴囊里流出,才将软化的肉棒从珊可丝夫人的口中拔了出来,交给身边的两只银龙母狗清理干净。

  「你是一条不错的口交母狗哦,贱货。」

  男子命令艾奇雅将满嘴精液的珊可丝扶起身来。

  「脱光衣服。」

  男子命令道。

  「拜托,别在这里。」

  珊可丝夫人对自己的命运已有觉悟,她无奈的哭泣着恳求道,「不管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只求你别在这里!到我的卧室去好吗」

  艾奇雅再次掴了她一记耳光,她抽出长剑指向了强纳的脖子。

  「马上脱光衣服,我们的主人可是从来不重复第二次命令的,或者你想看儿子的脑袋在地上滚动吗。」

  珊可丝夫人只能举起双手,她顺从的解开睡衣的扣子,犹豫地让衣衫滑落至地板。

  当她解开胸罩时,那坚挺的丰乳立即跃出,作为四个孩子的母亲,这大奶完全没有下垂,那粉红色的乳晕中间,是个一吋半大的诱人乳蕾。

  她颤抖的手,终於慢慢地除去黑蕾丝的镂空内裤,那鲜红色的柔软穴毛中,连柔嫩的裂缝口都可以勉强看到。

  终於,这位尊贵的贵族夫人赤裸地着站在了众人和儿女的身前,她肌肤雪嫩,看来几乎就像半透明的白玉。

  两个银龙队员立刻上前,完全不顾她的反抗将她转过身去,面对着她的孩子们露出那丰满的臀部,已经卸区盔甲的艾奇雅蹲下了身去,一边手淫自慰一边用舌头舔弄着珊可丝夫人的胸部,在艾奇雅熟悉的口技之下,珊可丝夫人立刻发出了痛苦与舒爽混合的呜咽。

  被紧锁在墙上的强纳大张着眼睛,凝视着他赤裸的母亲,少年火灼般的目光,留连徘徊着从母亲胸部直到蜜穴。

  男子悄然的下达了指令,男孩身边的银龙素体立刻将强纳的裤子褪除了下来,少年未长成的小鸡鸡微微挺立,马上被银龙素体吞了下去。

  艾奇雅将手下滑至珊可丝夫人的小腹,她拨开那浓密的耻毛,抚弄蜜唇,一根手指完全伸入逗弄着两瓣花唇的嫩肉,在艾奇雅的玩弄下,那久未被肉棒操过的蜜穴已经开始湿滑了。

  艾奇雅站起身来,满足的将手指上黏糊的淫水舔吸干净,两名压制珊可丝夫人的素体将她的身体高高抱起,把她的美腿最大程度掰开,艾奇雅开始舔弄蜜穴,她淫荡的舌头轻滑过母畜的阴唇,品尝着那发情母狗的甘美蜜汁。

  在边上休息的男子已经恢复了精力,他命令艾奇雅退到一旁,将身体稍稍前挺,那重新勃起的巨大肉棒已抵住了珊可丝夫人湿润的阴道。

  「不……不要……求求你!」

  珊可丝夫人苦苦的哀求着,他哭的更加淒惨。

  但这哭声只能激发男子的兽欲,他用力倾身,一下子就将肉棒深深地迫入了母亲的蜜穴,抱住珊可丝夫人大腿的银龙素体立刻将她的身体转向墙边,这样,珊可丝夫人的小孩就能清楚地欣赏到,他们的母亲是如何被一个男人的肮脏肉棒操屄的画面。

  男子的挺刺快而有力,每一下抽插都将鸡巴尽根插入,只是当高潮来临的前一刻,他才停止抽送,拔出肉棒,让两个银龙素体将珊可丝整个翻了过来,将肉棒又快又狠地捅进她的屁眼之中。

  强烈的痛楚,立刻就让珊可丝夫人大声尖叫起来,在这火辣辣的痛苦中,男子用力奸操着她的屁眼,一下下直达肠壁的深处。

  终於,男子的身体攀到了颠峰,滚烫的精液开始快速的註入珊可丝夫人的肠道。

  满足的男子从珊可丝夫人的屁眼里拔出鸡巴,他一边享受着两名银龙素体清洁肉棒的嫩舌,一边命令抱着珊可丝夫人的两人将被倒过身子的母亲放到了儿子的身前。

  「看哪!强纳小狗似乎也快要射了,我猜看到老母被陌生人操让他很兴奋吧。
  只是享用主人的肉棒似乎对你这淫荡的母狗来说还不够刺激呢……那么,你也帮儿子吸吸屌吧。」

  艾奇雅一面说着,一面猛推珊可丝夫人,让她跪在儿子身前,那个在为强纳口交的素体乖巧的退了下去。

  「不……我……我不能……」

  艾奇雅将长剑移到强纳膨胀的小鸡鸡上,狞笑道:「你可以帮他吸出来,或着,我可以让他的这股精液永远都不必出来了。」

  珊可丝夫人赶忙伸手抓住了儿子可爱的阴茎。

  当母亲抚摸肉棒的时候,强纳蓬勃的小鸡鸡几乎要立刻射出处男的精液。
  他那可爱的肉棒弹跳了几下,硬挺地黏在母亲的脸颊上;一双以这年纪来说颇为可观的睾丸,正晃动着制造新鲜的精液。

  早已被银龙素体舔弄的飘飘欲仙的强纳已接近了高潮,珊可丝夫人只是微微的触碰几下,那小肉棒就立即痉挛了,在强纳的呻吟声中,珊可丝夫人将儿子的肉棒放进嘴里,开始前后移动的套弄着。

  强纳高声的呻吟,很明显地正在享受母亲的侍奉。

  「以前你妈妈曾经吸过你的小鸡鸡吗」

  艾奇雅淫笑着问道。

  「没……没……嗯嗯嗯嗯……没有。」

  强纳的声音因为喘息而有些含糊。

  他少年的身体不停地颤抖着,就像石头一样硬直,一分钟后,男孩终於射精。
  虽然珊可丝夫人努力地尽快吞咽着,但处男大量的精液仍从嘴角溢出,直滴落到她洁白的胸部上。

  男子走上前去,伸出手抓住了珊可丝夫人一边的乳房,前倾至她儿子的面前。
  「你妈妈有对很好喝的奶子,是不是啊,小鬼」

  男子邪恶的调侃道。

  「是……是啊。」

  「你很想吸吸看吗,小鬼」

  「我……」

  未等男孩说完,男子已把珊可丝夫人往前推去,她的一双豪乳立刻压住儿子,让他透不过气来。

  「舔啊,小鬼。」

  强纳迟疑片刻,艾奇雅冰冷的宝剑就抵住了他的两颗卵蛋,男孩慌忙将脸埋入温暖的乳沟,亲吻母亲柔滑的皮肤。

  男子抓住珊可丝夫人一边乳房,将硕大的乳蕾引至他的嘴边。

  男孩喉间呼噜作响,饥渴地一口吸住,死命吸吮着妈妈的奶头。

  不愧是年轻人,只是吸吮了一会,他的肉棒就又勃起了。

  男子将珊可丝夫人屁股推前,强纳的肉棒立即磨擦住了母亲的蜜穴。

  她就像触电一样往回躲着。

  男子出奇不意地将肉棒捅入她的肛门,珊可丝夫人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哭,眼泪沾湿了细滑的皮肤,逼得她只能前进。

  「不要,拜托……求求求求你啊……我不能和儿子……我不能这么做啊…
  …」

  珊可丝夫人做出了最难堪的请求。

  男子毫无顾忌的将肉棒拉出,又狠狠地整根插进去。

  「啊啊啊……」

  珊可丝夫人痛苦地尖叫着。

  「快点让你儿子的肉棒进入你的骚逼,不然我就杀了你全家!」

  男子凶狠的喊叫道。

  珊可丝夫人只得抓住儿子坚硬的小肉棒,引导至潮湿的蜜穴边,儿子稚嫩的肉棒慢慢地隐没在了她的蜜穴深处。

  尽管无法控制的大声哭喊着,珊可丝还是移动了雪臀,让儿子的肉棒在蜜穴里进出滑动。

  强纳后仰着头,双目紧闭,流着眼泪享受着这乱伦的性交。

  这次,他撑的时间更长,而感受的高潮也更比上次强。

  直过了好一会,强纳才因喜悦大叫了一声,将浓浓的精液射满了亲生母亲的淫穴,两人交合的淫汁顺着肉棒溢出,直滑向大腿的根部。

  射精后的男孩瘫软无力,他变软的小肉棒慢慢的从母亲的阴道中划了出来,刚才的银龙素体立刻上前为他清理了肉棒上的汁液,仍在被男子操弄着肛门的珊可丝夫人请求着男人尽管在她身上发泄,而不要伤害她的儿女。

  男子只是微笑着抓捏她沾满精液的胸部;精水伴着鲜血,正从珊可丝夫人的屁眼中渗漏着,而她儿子的方才射出的精液也开始慢慢从张开的蜜穴中流淌出来。
  三个小女孩目睹着这可怕的惨剧,早就嚎啕大哭起来。

  「你确实是个欠操的贱货呢!」

  男人邪恶的笑道:「就是不晓得你可爱女儿们,和你这淫妇比起来如何」
  「拜托……她们还都只是小孩子啊!求求你放过她们吧。」

  珊可丝夫人说着,生硬地扭动屁股,用力收缩屁眼的嫩肉夹紧了男人仍在抽插着的鸡巴:「我才是一个可以满足您的女人,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照作的。
  哪怕是从此成为您的性奴都可以,亲爱的主人,请离开我的女儿们吧!别伤害她们!」

  珊可丝夫人竭力的讨好着奸淫自己肛门的男子,见他完全无动於衷,忍不住害怕的哭了起来。

  男子突然的抽出了坚硬的大肉棒,迳自走到雪伦的身前,十五岁的女孩大声的尖叫着,苦苦哀求男子放过她。

  但银龙师团的素体们已经开始了粗暴的撕扯,很快就把她和妹妹们身上的衣服全部撕成了碎片。

  三个女孩被解除了锁链放到了地上,她们害怕的挤在了一起。

  男子肆意的欣赏着三姐妹的裸体竞赛。

  玲妮与仙蒂二个无毛的幼屄,未褪的婴儿肥,让她们的蜜唇十分丰腴。
  而雪伦的蜜穴边有些红色耻毛,两片小巧的蜜唇间有着很明显的裂缝口。
  强纳直盯着妹妹的裸体,小肉棒也随之再度勃起。

  珊可丝夫人正大声哭叫,求男人离开她的女儿。

  艾奇雅走到她的面前,猛掴了她几掌,那凶狠的力道将可怜的母亲打得几乎昏了过去。

  「欠操的烂屄母猪,给我乖乖地看主人操这些小婊子,你要是再敢打扰主人的兴致,小心我把你的烂逼给挖出来!」

  艾奇雅揪着痛哭的母狗向前方望去,男子正轻抚着雪伦年轻的平坦酥胸,她缀饰着稀疏耻毛的蜜唇,与妹妹们的无毛幼屄有着明显对比。

  三个女孩都有结实而浑圆的臀部,仅是尺寸随着年龄而变化;也都有平滑、凝脂般柔嫩的大腿。

  男子的肉棒早已硬得需要马上发泄,他张开怀抱,拥着女孩们赤裸的身躯,将她们紧紧搂住,又亲又吻,而硬挺的肉棒则抵着她们不住磨蹭。

  首先被肏的是十六岁的小仙蒂。

  男子强迫幼女跪下,巨大的肉棒突然挺入了她的樱桃小口中。

  女孩的嘴巴实在太小,仅能勉强含至龟头后方一小部份,但她柔软的香舌,却仍在反抗,试着把肉棒顶出去。

  这小小的反抗仍然激怒了野兽般的男子,他把仙蒂猛地砸到地上,趴上她的身子,将女孩幼小的裸体大力地压在身下,强分开拼命踢打的一双小美腿,肉棒紧抵着嫩穴口上下摩擦着,幼小的仙蒂一面哭着尖叫一面拼命想推开男子的身体,当然这种无力的挣紮只能更加刺激淫魔的征服欲望。

  面对着实力相差无比悬殊的两人,银龙师团的婊子们亦不再插手打扰主人强奸幼女的乐趣。

  男子俯下身来,引导着硕大的龟头到达仙蒂的处女幼穴前,稍稍挤进了一些。
  小女孩立刻停止动作,浑身紧绷,当肉棒前端接触到她幼小的处女膜时,她终於忍不住哀声的叫起来。

  男子紧紧按住着仙蒂的一对小手,下身忽地挺进贯穿,幼女瞳孔放大,大力的抽了一口气,剧烈的疼痛令她连叫声都没有了,鲜红的血液立刻润滑了她小小的蜜穴,这残酷的幼女处血却令男子的巨大鸡巴能更加容易地抽插,没过多久,肉棒就已经送进去约莫四吋了。

  仙蒂痛苦的喘着气叫不出半点声音,男子疯狂的操干着幼穴,狂野地将肉棒直推至柄。

  无边的剧痛,令幼女穴里的嫩肉不断痉挛着,就像个一个老虎钳似的,将男子的阴茎紧紧夹住。

  在极乐中男子也不禁喘息起来,终於用精液灌满了纤细的裂缝。

  混合着幼女血液的精汁缓缓渗出,湿滑的感觉,令高潮更添余韵。

  男子拔出了肉棒,半跪在幼女的两条腿之间,从刚被开苞的处女裂缝中,註视着精液与鲜血的渗流。

  仙蒂的胸部剧烈起伏着,幼小的胴体只有轻轻的扭动。

  男子站起来,将刚射过精液却没有丝毫萎缩的大鸡巴转向了其他女孩。
  目睹男子操了她们十六岁的小妹妹,女孩子们全都吓得高声大哭。

  而当看清楚了正沾着妹妹童贞之血、昂首吐气的肉棒时,她们哭得更厉害了。
  若不是身边站着手握长剑的银龙队员,她们恐怕会不顾一切的逃跑。

  一个素体淫奴将小仙蒂拖到一边,交到艾奇雅的怀中,让他能享用主人射在幼女小逼中的美味精液。

  男子则走回到十九岁的玲妮身前,她靠墙扭转身体,试着躲开男子的触摸。
  两个银龙素体将她抓住,大力地分劈开一双美腿,压在墙上,让她们的主人能清楚审视充血的蜜唇,其中一具素体用细嫩的小手慢慢地剥开了玲妮的两瓣花唇,露出小小的蜜蕊与娇艳的花房。

  男子上前舔舐着两瓣蜜唇,舌头更是抵住发硬的幼穴,慢慢舔着可爱的裂缝。
  那天鹅绒般的柔软、小女孩特有的香味与口感令他的肉棒更加坚硬。

  玲妮已经吓得半死,空气里充满着她呼叫的声音和阴道里散发出的小便气味。
  男子放开了她的嫩腿,亲吻着那平滑的胸部、将未发育的硬挺乳晕,轮流纳入口中。

  银龙素体们被命令将玲妮放开,女孩被无情的掷到了地上。

  男子残暴的撇开了她的长腿,扑上那小小的身体,让肉棒深深地陷入嫩穴中,一举刺破了处女膜。

  玲妮痛得放声惨叫出来。

  当然比起仙蒂,她的蜜穴能容纳更大尺寸的鸡巴,男子毫不留情地将肉棒刺入穴里,进行着大力的抽送。

  他轻松的操着这个刚刚开始发育的胴体,比操她妹妹时更快、也更用力,直到高潮来临,精液如喷水一样激射入她尚未发育的子宫之中。

  男子先后尝过了姐妹美味的肉体,他躺瘫在玲妮的身上,直到肉棒软化,自然的从穴里了滑出来。

  艾奇雅上前将玲妮抱到了仙蒂旁边,仍旧将她嫩穴中的精液舔吃了干净。
  雪伦嚎啕大哭着,她知道自己的处女将是下一个目标。

  但她的猜测却落空了,在银龙素体的搀扶下重新站起的男子走到了强纳的身前。

  「我给你个机会,小子,你可以操你妹妹的烂穴。雪伦不行,处女只能由我来享用,你可以从仙蒂或玲妮里面选一个,假如你不做,就由我来代劳;不过放进去的不是大鸡巴,而是刀子。我保证,我会很乐意挖出她们的卵巢做收藏的。
  现在,你来选择吧。」

  被吓的几乎哭出来,好一会强纳才小声的说道:「玲……玲妮。」

  强纳身边的银龙素体将他从墙上放到了地上,她撕扯着强纳的头发拉到他十九岁的妹妹跟前,强迫他骑上妹妹的身子,将柔软的肉棒放在她的嘴边。

  再揪住玲妮的头发,逼她吞下哥哥包皮的小屌。

  「吸你哥哥的烂屌。」

  素体淫奴命令着,几乎将女孩的头发扯了下来。

  玲妮哭叫着张开嘴,勉强的含住了强纳哥哥的肉棒。

  虽然心中充满恐惧,但被妹妹含在温热的小口中,强纳的肉棒还是硬了起来,他不自觉的前后移动着屁股,让肉棒来回进出着妹妹的小嘴。

  当强纳的小鸡巴因为妹妹的刺激而够硬挺时,银龙素体放开玲妮的头发,改抓住她的脚踝,强迫她分开双腿。

  那干涸的精液、鲜血,与少女奶油般的娇嫩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就是现在,快操她的小穴!」

  银龙素体命令道。

  「玲妮,哥哥……对不起了。」

  强纳哭泣着,将翘起的肉棒移至妹妹的腿间。

  当哥哥年轻的鸡巴刺穿玲妮还未从破处中恢复的幼穴时,玲妮再次痛的尖叫起来。

  兄妹俩的同声哭喊中,强纳的肉棒进进出出,操弄着妹妹刚刚开苞的稚嫩美穴,新一波的鲜血又染红了裂缝口。

  而感受到穴里的嫩肉正裹住肉棒紧贴挤压时,强纳的哭声渐渐变成了呻吟。
  他若断若续地猛抽送着,直到乱伦的精液喷涌着射进妹妹的子宫深处。
  看强纳干他的亲妹妹,令饮用了强精剂的男子大感性趣,他一脚踢开了跨下正套弄着大鸡巴的素体淫奴,往大声尖叫的雪伦走去。

  男子抓起她的头发,强迫她奉献初吻,接着又强迫她跪了下来,大大地分开修长的双腿,男子像一头饥渴的公狗般舔着雪伦腿间柔嫩的花蕾,再转过她的身体,掰开两瓣雪白臀肉舔吸着那小巧的屁眼。

  待幼女的身体慢慢放松,男子站了起来,将早已硬挺的肉棒抵住雪伦的处女屁眼慢慢推进,处女肛门的肌肉反抗性地回推着,但男子仍强力的将鸡巴深插入了雪伦的粉嫩屁眼中。

  雪伦痛得大声嚎叫,没一会儿,撕裂的肌肉中就冒出了大股的鲜血,这反而让男子更容易刺入,他将九吋长的肉棒末根插入她的小菊花,再拉出部份,又狠狠推入,直到雪伦的肛肉被彻底翻了出来。

  残虐的活塞运动令少女不住的痛苦痉挛着。

  男子突然拔起了肉棒,放开雪伦手腕,将她重重掷在地板上,又重新将她压在了身下。

  他扯开雪伦的双腿,将肉棒顶入她处女的蜜穴,处女膜只是稍稍抵抗了一下,就给突进的肉棒完全破开。

  男子慢慢地刺入进去,他仔细的感受着嫩穴紧缩的压力,处女贞血的温暖与光滑鼓励着肉棒再度用力挺进,直到精液从阴囊中完全爆发,深深射入她的子宫颈部。

  享受完最后一下喷射,男子拔起萎缩的肉棒,早就等在一边的艾奇雅立刻上去恭顺的为主人清洁着神圣的肉棒。

  「将这里打扫一下,将这只母狗和她生的小狗全部装箱,给他们的下身也稍微整理一下吧,省得拉迪姆又要埋怨我玩坏了他的素材。」

  男子不满的抱怨着,在他的指挥下,银龙素体们开始了有条不紊的工作,伤痕累累的母子女被清洗干净,放入到特制的箱子之中。

  「雷欧主人,那个最小女孩被您开苞之后,恐怕已经废掉了……这样就没有办法改造成成素体了呢。」

  艾奇雅突然向名叫雷欧的男人建议道。

  「是吗那么既是没有用了吗哼,反正命令也只是要带回那个叫珊可丝的婊子和她儿子,连那两个小婊子都是多余的……所以么……」

  雷欧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的仙蒂的身旁,艾奇雅会意的
  为主人递上了一只新的强精剂并跪下开始卖力侍奉那根连破处女嫩穴的伟大鸡巴
  。

  当雷欧托住幼女的肩膀向上托起时,那撕裂流血的幼女嫩穴对准的已经是重振雄风的高昂巨屌,巨大的肉棒贯穿已经干枯的小蜜穴时,仙蒂终於发出了如鬼哭的惨叫。

  她被撑破的紧闭幼穴甚至比前一次痉挛得更加紧绷,显然第一次开苞后的红肿,更添加了穴内收缩的程度。

  此时,雷欧九吋长的阴茎,已全根没入,幼女穴里嫩肉被完全撑开,大量的鲜血如泉水般迸出。

  仙蒂紧咬嘴唇,想强忍住酷刑般的痛苦,雷欧则贪婪地享受着小女孩的美肉,进一步地加强着仙蒂身上的伤害。

  良久之后,他终於射出了滚烫的精液,在少女的最后泪水中灌入了那只有微微浮动的小腹里。

  雷欧抽出了鸡巴,暗红色血液从幼女的嫩穴里一涌而出,她的动脉已经被撕裂。

  几分钟后,这个可爱的女孩就将因失血过多而死去。

【完】